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essie's Blog

笔端蕴秀临霜写,口齿噙香对月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夜松边醉倒  

2009-02-13 23:25:16|  分类: 读书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今晚喝酒,酒,真是个好东西,近日中央台“音乐之声”有则广告说道“古人饮酒,当作重要的仪式,需歌舞助兴,需诗词歌赋,既陶冶性情,又有益身心”,说得不错,中华数千年酒文化,岂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心中,酒与诗一体,把卢梅坡的《雪梅》改一改,“有诗无酒不精神,有酒无诗俗了人”,是否神来之笔?关于酒的诗,不可胜数,比如李白,即使在今天的酒场,想必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丰神俊逸,豪饮千杯,关键是不但喝酒,还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”,更平添飘逸仙气。今天想说的,不是李白,而是----辛弃疾。

       宋词成就最大的,是辛弃疾,驾驭文字最强的,莫过辛弃疾,所谓豪放婉约,信手拈来,话题大小,生活点滴,均可入词。爱酒的文人,有着挥之不去的阳刚潇洒之气,哪怕在诗词中,也隐隐如此。

       西江月:

       醉里且贪欢笑,要愁那得工夫。近来始觉古人书,信著全无是处。昨夜松边醉倒,问松我醉何如?只疑松动要来扶,以手推松曰去!

      沁园春:

      杯汝来前,老子今朝,点检形骸。甚长年抱渴,咽如焦釜;于今喜睡,气似奔雷。汝说“刘伶,古今达者,醉后何妨死便埋。”浑如此,叹汝于知己,真少恩哉!更凭歌舞为媒。算合作、人间鸩毒猜。况怨无小大,生于所爱;物无美恶,过则为灾。与汝成言 “勿留亟退,吾力犹能肆汝杯。”杯再拜,道“麾之即去,招亦须来。”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两首应当是最典型的稼轩体酒诗,醉里且贪欢笑,要愁那得功夫,买醉的人便跃然纸上了,写戒酒的沁园春,常年抱渴,咽如焦釜,更是写尽了酒徒形态。喝酒的人,大体不是真要戒酒的,酒,交际工具,觥筹交错之间,不熟悉的人也称兄道弟,正襟危坐、道貌岸然的人会随着酒精含量的增加逐渐显露原形。酒能让人思维活跃,平添思念或忧愁,让忧郁的人更忧郁,让失落的人更失落,让得意的人更忘形,范仲淹写道“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,李白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”,借酒浇愁,没有这回事,他人和自己的经验证明,酒,无法消除烦恼,只是暂时的发泄和麻醉。

      刘伶,真要作刘伶那样的达人不容易,物无美恶,过则为灾,中午喝酒,一杯红酒为限,健康美容,晚上喝酒,黄酒四杯,便是“今夜松边醉倒”了。一般人喝酒过量,被迫的不多,即使在应酬场上,反而往往兴之所致,一杯又一杯,这便是酒的妙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